新聞資訊 News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東京奧運會如火如荼,專家揭秘東京、北京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亮點!
發布日期:2021/8/11 閱讀次數:534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編者按:第32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正在日本東京如火如荼地舉行,中國體育健兒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在觀賞高水平體育賽事的同時,我們時常想起第29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北京舉辦時的盛況。奧林匹克運動會與知識產權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本文讓我們跟隨兩位業內專家的視角,來探尋兩屆奧林匹克運動會中知識產權保護的亮點。


東京奧運會上的知識產權保護


   7月23日,備受矚目的第32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在日本東京點燃戰火。由于新冠疫情的影響,本屆奧運會不僅延期舉辦,而且在觀眾規模上也進行了嚴格控制。盡管如此,這場久違的體育盛宴依然吸引了全球的目光。在賽場上,各國體育健兒奮力拼搏,爭金奪銀,奧運“五環”標志耀眼奪目。


   眾所周知,奧運會的成功舉辦,離不開有效的知識產權保護。針對本屆奧運會,日本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采取了哪些重要舉措?其知識產權保護有何亮點?對此,本報記者專訪了國際關系學院知識產權與科技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郝敏。


   多措并舉,構建保護體系


   《奧林匹克憲章》規定,對于奧林匹克標志、奧林匹克旗、奧林匹克格言和奧林匹克會歌的一切權利完全屬于國際奧委會。國際奧委會要求奧林匹克的標志、旗、格言和會歌在各國和國際上獲得法律保護。


   國際奧委會及各個國家奧委會一直通過廣泛的監管和執法行動,小心地保護相關知識產權,東京奧運會也不例外。根據奧運會主辦城市合同和系列申辦承諾,在奧運會籌辦、舉辦期間,上述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由東京奧組委在日本境內進行保護。


   那么,日本是如何通過法律保護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呢?


   郝敏向本報記者介紹,日本對東京奧運會的知識產權提供相關法律保護,包括民事和刑事救濟,日本的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著作權法等構成了東京奧運會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體系。


   例如,日本商標法對注冊商標和未注冊商標的保護均作出了相應的規定。對于注冊商標,日本商標法第二十五條、第二十七條和第三十六條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會被認為是侵權行為,權利人可以主張禁令、賠償等。侵權嚴重涉嫌犯罪的,還可處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最高100萬日元的罰金。日本奧委會的專有名稱和標志通過商標注冊的方式獲得保護。對于非注冊商標,根據日本商標法第四條規定,對于與國家、地方政府、為公共利益開展業務的機構使用的著名標志相同或類似的標志,不得進行商標注冊,這在客觀上對“OLYMPIC”“PARALYMPIC”等也起到了保護的作用。


   在禁止奧林匹克標志的商業使用方面,日本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十七條規定,不得對國際組織有關標志進行商業使用。侵權嚴重涉嫌犯罪的,還可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最高50萬日元的罰金。日本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一條規定,擅自使用有一定影響的企業名稱、商品名稱、商號、姓名造成混淆的,權利人可以主張禁令、賠償等。侵權嚴重涉嫌犯罪的,還可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最高50萬日元的罰金。


   在著作權保護方面,日本著作權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侵犯著作權人相關著作權的,應當停止侵權、賠償損失,侵權嚴重涉嫌犯罪的,還可處以10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最高100萬日元的罰金。


   2020年2月,東京奧組委頒布了《東京2020奧運會品牌保護指南5.0版》,里面包含了使用國際奧委會品牌和商標的指導方針。與奧林匹克有關的主要知識產權包括奧林匹克符號、奧林匹克會徽、奧林匹克名稱、奧林匹克吉祥物、奧林匹克標志、奧林匹克格言等。這些作為知識產權受到法律保護,沒有權利主體的許可不能使用。日本奧委會以及日本選手代表團的標志和稱呼、應援口號、肖像也成為知識產權保護的對象。據日本媒體公開報道,此屆奧運會,僅黃金合作伙伴及以下層級贊助商,東京奧組委已經與其簽署31億美元標的額的贊助合同,創下奧運贊助的新紀錄,東京奧組委有義務也有必要對這些贊助商提供充分的權益保護。


   制定細則,阻遏“伏擊營銷”


   體育賽事活動中,贊助商會出資購買相關的贊助權益以吸引公眾注意,并借此開展其營銷活動,這樣的贊助商被統稱為官方贊助商。然而在具體實踐中,總是有一些企業(通常是官方贊助商的競爭對手)能將公眾的注意力從官方贊助商那里吸引過來,他們所采取的營銷方式被稱為伏擊營銷(Ambush Marketing)。


   為了遏制奧運會期間的伏擊營銷,并保持官方贊助商的專有權,國際奧委會制定并實施了《奧林匹克憲章》第四十條規則,即只有奧運會的官方贊助商才能在開幕式前九天至閉幕式后三天使用其知識產權。這就意味著,在這段禁播期(也稱為Rule 40 Period),非贊助商不能在社交媒體上或通過帶有官方標識、奧運標志等的廣告向奧運會運動員表達致敬或祝賀。


   2019年6月,國際奧委會全會對《奧林匹克憲章》第四十條進行了修改,把原條款“除非獲得國際奧委會執委會的批準,任何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教練、訓練人員或官員,都不得讓其形象、姓名、照片或者運動表現在奧運會期間被用于廣告”,修改為“根據國際奧委會執委會決定的原則,任何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教練、訓練人員或官員可以授權他人在奧運會期間將其形象、姓名、照片或者運動表現用于廣告”。這一修改被視為國際奧委會對非奧林匹克商業合作伙伴在奧運期間的營銷進行松綁。


   郝敏表示,日本奧委會于2021年6月10日頒布了《東京2020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及日本代表選手的肖像使用等相關的營銷指南》的更新版,其中專門設立章節針對奧運會賽事中常見的知識產權侵權行為——“伏擊營銷”問題。


   根據相關規定,在東京奧運會期間(具體為奧運村開村之日至閉幕式結束后2日內),非奧林匹克商業合作伙伴可以使用東京2020年奧運會參與者的形象,包括姓名、照片或者運動表現進行商業宣傳。對于這一類商業宣傳,非奧林匹克商業合作伙伴還是要將通用廣告計劃通過在線平臺在奧運會召開前至少2個半月向國際奧委會、東京奧組委和相關的國家奧委會提交。國際奧委會、東京奧組委和相關的國家奧委會將進行審核,并在10日內給予答復。


   在東京的政策中,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依舊被禁止使用,但是涉奧元素并沒有要求受到任何限制。這就意味著,非奧林匹克商業合作伙伴在東京奧運會賽時可以將參賽運動員肖像與“2020”“勝利”等用語同時用于廣告上,而不會被認定為是伏擊營銷行為。(本報記者 孫芳華)


中國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成效顯著


   國際奧委會前主席薩馬蘭奇曾經說過,奧運會的成功舉辦有兩個不可或缺的條件,一是舉辦國全體人民的支持,另一個就是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充分有效保護。奧運會的成功舉辦,離不開知識產權的保駕護航。那么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包括哪些內容?我國是如何立法保護奧林匹克知識產權……近日,本報記者專訪了曾擔任北京奧運會組委會法律事務部副部長、國家體育總局政策法規司原司長劉巖,請他為讀者介紹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法規知識,分享北京奧運會知識產權保護的成功經驗。


   記者: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的法律依據是什么?


   劉巖:國際奧委會不是政府間國際組織,不具有國際法主體資格。奧林匹克大家庭的內部關系更多的是基于對《奧林匹克憲章》的承認而形成的契約關系,不是國際法主體之間的關系。包括奧林匹克知識產權在內的奧林匹克法律事務最重要的基石:各國或地區的法律法規、《奧林匹克憲章》和奧林匹克大家庭內部的法律文件。


   記者:奧林匹克標志和奧林匹克知識產權是什么關系?


   劉巖:在我國法治體系下,奧林匹克標志是最重要、最大量、最典型、最有代表性的奧林匹克知識產權,奧林匹克標志和奧林匹克知識產權幾乎是近義詞、同義語。


   各個奧林匹克標志權利人擁有的商標權、著作權、專利權、特殊標志權利、奧林匹克標志權利都屬于奧林匹克知識產權。


   按照奧林匹克標志的形式進行區分,可分為三種:圖案圖形類,例如,北京冬奧會的會徽與吉祥物;文字口號及專有名稱類,例如,“奧運”字樣、“北京2022”字樣、“奧組委”字樣、“同一個世界 同一個夢想”字樣;其他表現形式,例如,奧林匹克會歌。


   記者:奧林匹克標志權利人包括哪些主體?


   劉巖:依據《奧林匹克標志保護條例》(下稱條例)一直以來的規定,國際奧委會和中國奧委會是長期存在的奧林匹克標志權利人。


   依據2002年頒布的條例,北京奧組委是奧林匹克標志權利人,直到該機構2009年依法解散為止。依據2018年修改后的條例規定,中國境內申請承辦奧運會的機構和在中國境內舉辦的奧運會的組織機構一般是存續數年的奧林匹克標志權利人,目前僅有北京冬奧組委。


   記者:我國如何依法查處侵犯奧林匹克標志專有權行為?


   劉巖:我國政府和北京奧組委從依法行政、依法辦事的角度,一貫強調權益保障、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依法查處侵權。各級行政執法機關和北京奧組委很注意區分三個層次:打擊犯罪;查處侵權;防范和制止隱性營銷。


   侵犯奧林匹克標志專有權行為,系為商業目的違法使用奧林匹克標志(沒有得到權利人許可),是條例明文禁止的行為,必須依法查處。


   譬如,商品包裝上印制北京奧運會會徽或吉祥物或奧林匹克五環圖案,企業、商品、服務等廣告中使用“奧運”二字或“北京2022”等字樣,如果沒有得到權利人許可,則都是侵權行為。如果侵權行為與公益活動混合、交織在一起,該侵權行為仍然會被依法查處。


   在奧運會贊助企業與非贊助企業聯合舉辦商業活動,共同使用奧林匹克標志時,如果該非贊助企業沒有得到奧林匹克標志權利人許可,則該非贊助企業的侵權行為將被依法查處。


   對于侵犯奧林匹克標志專有權的行為,全國各級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市場監督管理機關和各地海關依法及時查處侵權行為,而不是僅限于北京和京外賽場城市。中國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成效顯著,得到了國際奧委會的充分認可和社會輿論的廣泛好評。


   奧林匹克知識產權權利人特別是奧林匹克標志權利人當然有權通過訴訟維護自己的權益。但是,為了及時制止和依法查處侵犯奧林匹克標志專有權的行為,我國通過行政執法更有效率。北京奧組委在存續期間,曾協助國內各地各級行政執法機關依法查處了數千起涉及奧林匹克知識產權的侵權案件。


   記者:我國在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立法上有哪些重要成果?


   劉巖:北京奧運會申辦成功后,不到3個月,北京市政府令第85號頒布了《北京市奧林匹克知識產權保護規定》(下稱規定)。該規定已于2020年6月8日廢止。


   北京市出臺規定是國內創舉,實際上為國務院制定條例進行了理論探索和實踐準備,積累了立法和行政執法經驗。該規定開始施行僅90余天,國務院就頒布了條例。


   條例的頒布、施行以及修訂,既是履行對國際奧委會的鄭重承諾,又是最重要、最有代表性、最有典型意義、最有奧林匹克特色的北京奧運與冬奧立法成果,更是我國知識產權領域、體育領域的制度創新。


   記者:您對北京冬奧會及其他運動會立法有何建議?


   劉巖:在此類立法實踐中,有些現象值得思考和體會,甚至可以作為課題進行研究。譬如:國務院針對保護奧林匹克標志制定條例,而不是針對保護奧林匹克知識產權制定行政法規;針對國際大型綜合性運動會的地方立法,迄今為止大體上集中在知識產權領域;北京市的規定沒有被修訂,而是在北京冬奧會籌備期間被廢止。


   對于北京冬奧會來說,籌備北京奧運會時制定的法規、規章絕大多數很有借鑒意義,我國現有的法律法規足以支撐籌備和舉辦冬奧會,問題焦點在于如何確保現有的法律法規全面落實到位。(本報記者 孫芳華)





江蘇華企立方市場部編輯發布

 


love直博下载大秀_love直博下载大秀ios_love直 直播